• 2006-10-17

    搬家通告

    女士们、先生们:

     

             本人决定:提前搬家换个房子住住

             谢谢大家曾经抬爱,欢迎各位继续捧场

           http://blog.sina.com.cn/pufeng

  •          临睡前突发奇想,数了下贴到博客上的图片,一共有2027张。从04年6月11日到现在已经两年多了,用计算机算一下平均每天2.5张。应该还能凑合了。

           如今更新博客都已经成了每天回家后的必做功课,如果不更新,就觉得缺少点什么,也不是为了好玩,就是觉得像日记一样记住每天所做的事,所走过的路,所看到的世界......

           最近挺烦闷,生活中少了一个希望少了一个寄托,真没劲,TNND

           这世界变化真快,说变就变,怎么就没见我变呢?最近在看《龙珠》,孙悟空变身后能量巨增,真羡慕啊。

            还有一年的时间,放图片的空间就要到期了,到时候就要告别这个博客另觅地方了,也许那也是一个变化吧。

            没什么事高兴的,就祝贺下自己开博客两年,发图片超2000张吧。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年中会议到此结束,散会

    (注:已经暂时找了一个新窝作为储备,以便不时之需。顺便给同事开的摄影博客http://www.blogphoto.cn/,做个宣传吧,超级大,欢迎去注册哈)

  • 2006-03-21

    不用那么完美

    这几天一直想着自己照片的问题,有些困惑。晚上和朋友聊天,她给我说了一段一位老外的话,让我明朗起来:

    你们(中国)的作品有时在追求完美,总是希望有完美的构图、用光,主人公要处在一个合适的位置上,瞬间也得是完美的。总之,必须是一个完美的组合你们才认为是一幅好照片,而且是唯一的一种正确的方法。但是,实际上这个世界是不完美的,也不可能要求照片表现的比这个世界更完美。而我们强调的是一种“进入”的感觉,很多感情的、情绪的、风格的东西,所以总是容易感染人。

    真是一段发人深省的话啊。

    想想自己,每张图片都在考虑它的每个细节,每个元素,严谨的让人窒息,严谨的让图片失去了活力。

    曾经有个不搞摄影的好朋友也说“你的图片有些过分严谨了”,当时不知道如何不严谨,就是现在也还不懂得如何改进。

    只是起码现在不是在潜意识里意识到这个问题,而是从根本的认识里有了这个明确的答案——不用那么完美

    以后就可以尝试着朝这个方向前进了,尽管难度应该很大,也不知道能不能走通,随意吧^_^

  • 中午坐公交回来,听到后面一对母女的谈话(女儿应该就3岁左右):

    “妈妈,那是什么啊”    “天窗”

    “为什么有那么多啊 ”   “因为汽车长啊”  “哦”

    。。。。。。

    “为什么这里也有售票员啊,前面不是有了吗”  “因为汽车长啊,所以前面有一个,后面也有一个”

    “为什么后面没有司机呢”  “后面要司机干吗”“汽车不是长吗”

    “前面就能倒车的” “哦”

  • 2005-09-06

    历史

    花了一个星期,边下边看总结看完了《走向共和》。一段曾经被我厌弃不再翻看的历史,突然间又让我产生了阅读的欲望。那些个和历史书上不完全一样的人物,反而比书上更鲜活、更饱满、更可信。进而醒悟到:从来就没有真正的历史。

    如今都不知道史书上哪些个是真,哪些个是假,也许除了一个名字外,其余都是虚幻的。那些个真正的历史已经随着那些死去的王侯将相埋进了泥土,化为虚无。

    很想知道光绪是怎么死的(虽然有人查过清宫档案,说是正常病死,但谁信呢,比慈禧早死一天,鬼都不信)

    很想知道袁世凯到底是怎么走向帝制的(一个玩弄政治于手掌没错过一步的枭雄,怎么就会在人生的最后下了招最臭的棋,实在让人费解)

    很想知道更多更多,可是却只能是一个遗憾了。

  • 2005-03-22

    郁闷

    到河南拍个人物对话,没想到那个农民大哥现在成了老总后以某些理由拒绝采访,还派个顾问和我们对话,搞的我连个人头都拿不回去了:(
  • 2005-03-02

    显卡坏了

    显卡坏了好多天,刚有空拿到海龙一问要修两个礼拜,庆幸的是,差20天才过保修,但最要命的是没法上网,晚上拍了片还要赶回报社做,简直郁闷至极。
  • 要加油

    要前进

  • 2004-11-25

    被罚钱:(

    女友生病,推了所有的活,在家忙碌了一天,把周会的事忘的一干二净,更忘了请假,结果按例被罚了二百,上诉败诉,哭啊~~~~~~~~

     

  • 2004-10-11

    放假结束

    日上两杆,才爬起来。国庆休假再加温泉山庄开会,一颗心到现在仍然闲散未归。一年了,从没如此休息过。看着包里的相机,突然感觉它离我那么远,那么陌生。

    可怕的感觉,赶快要活动一下了。

  • 2004-10-02

    去年此时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想当初璨璨让大家去拍天安门.接着又拍地坛书市,瞎拍了一通的我,不敢把所有底片拿给他看,怕他受刺激不要我这个意外的门外汉,最后战战兢兢拿了一大叠照片上交(当然已经少拿了n多废片啦).

    所有人的片拿到一起,一张张让所有人过目,重要的给予讲评,还放了以前的片子,从没见过的拍摄方法和角度让我目瞪口呆,也让我自惭形秽,真的有种想钻地洞的感觉.

    不过,这样的交流也让我大有收获,知道了什么是拍照.创刊前的几次练习对我裨益良多.

    一年过去了,天安门也被我走过很多次了,一次次的走街,只是希望能拍到一张满意的照片,以此愉悦自己,也希望可以愉悦别人.仅此而已.

    一年过去了,很多东西都在变化,"世界是不断变化发展的",没有一尘不变的事物.

    希望每个人回首这三百六十五天时,都不曾后悔,都有进步......

    (我是去年9月27日到的北京,俺可是第二个到的哦,哈哈~~~~~~~~)

     

     

  • 2004-09-10

    见到高磊了

    这几天正好在看高磊的片子.晚上开会,一打听,竟然有他,吃惊不小,想着可以听到些有用的东东了.谁知道等到最后,竟然他没发言就开灯了.没把我憋死.好不容易见一次,也没留下些东东来,真可惜了.
  • 2004-08-21

    俺出差啦呵呵

    出来两天了,第一个任务跑空了。现在在内蒙沙漠边缘跑第二个,没有笔记本,也没有无线网卡。看来以后还是要自己弄个好。:(

     

  • 2004-08-16

    好久没上片了

    这些日子忙于民工子弟的拍摄,第一次上报就丢了个大脸.传上去三张照片,编辑就看到了一张最差的,发了.郁闷死.
  • 2004-07-31

    一个疑问

    近日发现一个问题,是从薛珺那张德胜门的表情想到的。

    好像很多人拍片的一个倾向都是在拍摄的画面上寻找一个空白的空间,然后里面出现一个人或物体,构成视觉中心。

    因为前些日和李锋谈过拍摄手法的问题,所以产生了一个疑问,上面所说的这个拍摄手法被很多人反复的用在各种体裁上,会不会觉得没什么新鲜感。